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正文
从唐代斗拱复制品到人民大会堂史料,创意演化瞬间定格
发布日期:2020-09-25 04:00   来源:未知   阅读:

“当然,今天数字化能做更多的事情。很多建筑设计创意都来自于人脑和数字编程技术的叠加,大兴国际机场的表皮就是通过算法语言,获得了设计上的极大自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首席总建筑师、此次展览的总策展人邵韦平说。就拿展览所在地张家湾光华路6号来说,这里正是张家湾设计小镇的核心空间之一、北京未来设计园区,就是由北京铜牛股份有限公司的老厂房改造而来。

由文化和旅游部、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20北京国际设计周,昨天在通州区张家湾设计小镇开幕。自2009年创办以来,设计周已坚持11年持续关注城市建设与建筑主题。开幕当天,特别策划的北京城市建筑双年展2020先导展,就在张家湾光华路6号同期开展,以此支持北京2026年举办世界建筑大会。

展览通过实物、视频及图片等形式,从城市、建筑、艺术、科技四个维度来回顾建筑智慧漫长迭代演化过程中的诸多闪光瞬间。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外观设计被用作展厅元素。本报记者 刘平摄

斗拱,是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传统木构架建筑的构件,但普通人几乎没有机会近距离以平视角度观察它。此次展览特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建筑模型制作技艺的传承人谢长青,以11003d11比例复制了我国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唐代佛光寺大殿的柱头铺作,和清代故宫太和殿的下檐鎏金平身科斗拱。零距离欣赏唐代、清代斗拱不难发现,诞生于公元857年的唐代斗拱,其实用功能更强,材厚(斗口)尺寸是21厘米。而诞生于公元1695年的清代斗拱,材厚(斗口)尺寸是9厘米,看起来要小巧精致得多。“这说明清代斗拱是偏装饰性的,斗拱在结构上的功能被其他建筑构件分担,这样的结构也更方便维修等。”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米俊仁介绍,将整体建筑带入务实“羁直”的情势,显现出清代建筑设计师们已具备了近现代思维。

当代,数字化对于建筑的影响已渗透在方方面面。走入展场的一间放映厅,可见颇具时尚感的“数字时代×建筑表达”影像作品,把大兴国际机场、鸟巢、朝阳公园、阿里巴巴新总部大楼等北京地标建筑的外形都加以数字化,并以此为艺术创作的元素形成新的影像作品。“传统建筑的图纸都是手工的、平面的,而数字化影像的表达,是当今设计师以当代语言阐释建筑的一种方式。”该片导演王鲁丽介绍,比如散落在放映厅内的阿里巴巴北京新总部建筑模型与屏幕上数字化的同款模型遥遥呼应,这些模型之间可以彼此勾连,仿佛是电脑的电路板,又象征世界通过网络而互联互通。

此次展览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和北京歌华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将持续到10月6日。伴随展览,北京城市建筑双年展2020先导展系列活动也将陆续举办,旨在搭建国际城市发展领域交流平台与互联通道。